(上轉B1版)
  21點28分30秒,這架波音737飛機再次試圖著陸,拖滑約600米後,駛向了萬劫不復的境地——暴雨中墜落的飛機生生斷裂解體,飛機尾部的殘骸像一個巨大的煙囪橫卧在地,而中部和頭部斷裂開,相距近百米;尤其是中部的那截,冒出滾滾濃煙,濃煙上方燃起了十幾米高的紅色火焰,照亮了散落在草地上的三截飛機殘骸。
  12分44秒的錄音在此之前戛然而止,裡面傳來的最後的聲音是副駕駛員一聲絕望的吶喊:“下降率太高啦!”
  21:30,包括蔣萬渝在內,事先跑到飛機尾部的5男4女逃出煉獄。同時,深圳機場上空開始拉起震天的警報聲。
  住院7天后,蔣萬渝帶著南航給的約兩萬元賠償返回重慶。他對於賠償數目並不在意,甚至沒有再追問過空難的原因——雖然事故最後被認定為由機組成員尤其是機長處置錯誤導致的重大責任事故,但他依舊不打算追究。“如果是飛行員錯了,他們也已經用生命來承擔這個錯誤,我原諒他們了。”他說,死裡逃生,讓他學會了寬容。
  不過,自那以後,他從未去看過他逃生的現場。
  B白雲機場空難幸存者:命是撿來的,應該活得不一樣
  1990年“10·2”廣州白雲機場空難的部分幸存者們,在14年後的2004年7月在廣東一家媒體的組織下首次相聚。
  1990年10月2日,國慶節後一日中秋節前一日,有史以來最為慘重的一場災難降臨廣州白雲機場:廈門航空737-2510次航班再次遭遇劫機。飛機降落白雲機場時,先後與剛下完乘客的西南航空波音707—2402號客機、載有118名乘客等待起飛的上海航空公司波音757—2812號客機相撞。三架飛機發生連環碰撞後爆炸,128人不幸罹難。
  白雲山製藥廠員工林鵬偉和妻子當日自廈門旅游歸來返回廣州,乘坐的正是後來被劫持的2501號航班。6時15分,乘坐該機的旅客開始登機,入座後的林鵬偉對最後一個登機的人印象很深,因為那人穿著長風衣,手拿一束塑料紅玫瑰,個子不高,臉色發青。
  和林鵬偉夫妻在同一航班上的還有到廈門出差的建材商人馮錦標,他的計劃是返回廣州與家人共度中秋。他同樣註意到了那個奇怪的男子。
  手拿塑料花的旅客正是後來被證實為劫機犯的湖南臨澧縣人蔣曉峰——因為騙取單位17000元遭到警方通緝,時年31歲的他鋌而走險想要劫機飛往臺灣。
  飛機升空後不久,謊稱身上有炸葯的蔣曉峰扔掉塑料花,拿著一個香煙盒大小的黑色塑料盒闖入駕駛艙並控制了飛機。這架曾在1988年5月12日遭劫持被迫飛往中國臺灣,但於次日安全返回大陸的飛機再次遭遇生死時刻。
  參加工作僅一年的梁華則是人生中第一次乘坐飛機。這一天,因為工作出色拿到公司一千元獎勵的他,和幾個朋友一起打算乘坐上海航空公司波音757—2812號客機由廣州飛往上海共度中秋。
  登機後,由於被告知上海天氣惡劣需要等待,梁華所乘坐的航班延遲等待。百無聊賴的梁華由23排B座挪到了後艙的空餘位置坐下。在後排,梁華透過機窗看到了這樣一幕:不少武警戰士正在機場內調動。但他並不以為意,以為這是機場在進行反劫機演習——當時,正在北京舉辦的亞運會尚未結束,國內機場對安保工作保持著高度警覺。
  林鵬偉夫婦、馮錦標所在的航班此刻正在與蔣曉峰周旋。它沒有按照蔣曉峰的要求飛往臺北,而是一直按照原定路線飛向廣州。
  在廣州上空盤旋了一個多小時後,9點左右,2510號終因燃油即將耗盡而強制降落白雲機場。
  在著陸的一剎那,林鵬偉和馮錦標都看見了機艙內機組人員和蔣曉峰搏鬥的場景,飛機開始搖晃失去控制——災難發生。
  林鵬偉在2004年的那次聚會上向媒體回憶說,飛機出事時,他被安全帶捆住動彈不得。正是聽見黑暗中妻子傳來的“老林,你解安全帶了沒?”自己才得以逃脫,但妻子卻最終葬身機腹。“沒這句話我可能就出不來了。”第二年,老林再次組建了一個家庭,第二任妻子很賢惠,對前妻的“外家”(娘家)也很好。
  組織聚會的媒體報道說,前妻的照片一直被林鵬偉擺放在客廳的像龕中。骨灰則被安放在廣州花都一個墓園裡。老林說,他買的墓地很大,多餘的空間是留給自己的。“當時閉眼一起去了,也是很幸福的。”林鵬偉當年對媒體說,他常常這樣想。不過,嘆了口氣又自言自語:“既然能活下來,就多做一點好事,對很多事也都不要再去計較了。”
  處於斷裂口邊緣的馮錦標同樣奇跡般地逃過撞擊、爆炸而幸存。《南都周刊》在二十年後的2010年對馮錦標進行回訪時得知,空難發生後的十年,原本就是佛教徒的馮錦標一直在家研習佛教經書。回訪前三年,馮錦標則在雲南大理州一間寺院做義工,白天幫寺院做經文整理、建築監造之類的工作,晚上則獨自在距寺院不遠處的一間房子里念經打坐。佛燈青影,生活平靜,內心充實。
  和南航深圳空難幸存者蔣萬渝一樣,因為換座位而得以幸存的梁華在經歷機場劫難後,人生態度也發生了改變,“開始用寬容心去看待世事,對名利也看得很開了。”
  但他並不因此拒絕努力奮鬥。在幸存者的那次聚會上,他對媒體說:“命是撿來的,應該活得不一樣。”
  C全美航空迫降幸存者:那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
  雖然只有5分鐘,但出生於波多黎各的瑞克·埃利亞斯(Ric·Elias)的2011年在TED演講中分享的墜機時的想法,仍舊打動了無數人心,並且隨著馬航失聯航班的出現重新在中國的網絡上流傳。
  2009年1月15日下午3時26分,全美航空1549號航班在紐約拉瓜迪亞機場起飛。但起飛後不到兩分鐘,飛機便遭遇鳥群撞擊,兩個引擎瞬間失去動力。在短短四分鐘的時間里,飛機從3200英尺的高度以滑翔的方式緊急迫降到紐約的哈德遜河中。幸運的是,飛機上的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生還。
  埃利亞斯當時坐在1D位置,是唯一可以和空乘人員說話的人。當他意識到飛機出現問題的時候,得到了機組人員這樣的回答:“沒事,我們可能是撞上鳥了。”但眼前的場景並不像輕鬆:兩分鐘後,機長調轉機頭將飛機對準了哈德遜河河道,然後關上了引擎。“請想象坐在一架沒有任何聲音的飛機里的情景。”埃利亞斯說。
  機長隨後說了一句他聽過的最不帶情感的話:“準備著陸。”“我不用再問空乘什麼了,我可以從她的眼神中看到恐懼——人生結束了。”埃利亞斯描述當時的情景。
  他回憶說,這個與死神擦肩的災難性瞬間讓他領悟了以前從未領悟到的道理。“所有的一切都會在一瞬間發生改變。”埃利亞斯說,“我們都有一些有生之年想要做的事情。如果酒已備好,朋友在旁,我就會把酒打開——我再也不想推遲生命中的任何事了,這種緊迫感或者說是決心後來真的改變了我的生活。”
  眼睜睜看著自己走向死神的時候,埃利亞斯為自己人生中“竟然花了許多時間和生命中重要的人爭論那些並不重要的事情”而懊悔不已。
  重返人間後,埃利亞斯決定除掉他人生中的負面情緒。
  演講時,他告訴聽眾說,雖然還沒有完全做到,但他已經做得比以前要好的多了,“過去兩年我從未和妻子吵架,感覺很好,我不再嘗試爭論對錯,我選擇快樂。”
  飛機開始接近河道,能夠看見河面時,埃利亞斯忽然覺得人的一生其實都是在為死亡做準備,死亡其實並不可怕,但卻仍然難掩悲傷。
  “那種悲傷源於我唯一的願望,就是我希望能夠看著我的孩子們長大。”埃利亞斯說。
  時隔一個月後,這位父親參加了讀一年級的女兒的演出——儘管女兒並沒有什麼藝術天分,但他依舊像個孩子一樣淚流滿面。
  因為在那一刻,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人生中至關重要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當個好父親,“這對我來說,就是世界的全部意義。”
  演講的最後,埃利亞斯問道:“如果換成是你,你會完成那些由於覺得死亡永遠都不會降臨到自己頭上而久拖不決的事情嗎?你會如何去改變自己的人際關係,去對待自己的妻子朋友以及身邊的人?更重要的是,你會不會在盡可能成為最好的父母?”“它是上天給我的一份禮物,讓我重新回來,開始一種完全不同的活法。”埃利亞斯這樣形容哈德遜河上的奇跡。  (原標題:空中劫難幸存者:那些災難教會我的事)
創作者介紹

房屋買賣

xt97xtta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